<tfoot id='m0b1kkn2'></tfoot>

  • <i id='c551if49'><tr id='gszoi5rf'><dt id='k1xij6qg'><q id='drnlregf'><span id='d3kszvef'><b id='dzkkwh1g'><form id='lj8vt0d6'><ins id='rl54agv6'></ins><ul id='efrb7pjy'></ul><sub id='p5a8vq6n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n3nahmdv'></legend><bdo id='43gzq18o'><pre id='vizt85ps'><center id='q65c03uj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q3go3f8b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8qvflpep'><tfoot id='1k4f2rdm'></tfoot><dl id='y1d7huu0'><fieldset id='bpkionk6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<bdo id='1aj2itj0'></bdo><ul id='qnpku392'></ul>
      <legend id='v94mbp7o'><style id='12q7941s'><dir id='qewf4shn'><q id='abtcuvid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<small id='o0hp9ba4'></small><noframes id='3bk6lyn3'>

      1.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:被拐儿童落户存漏洞网络

        admin 2021-12-20 00:33 案例一类

          12月11日晚,广东省中山市南头镇一道狭长的街巷内,22岁的小伍正在与神秘“买家”商谈价格,“标的物”是一名刚满2个月的男婴。

          一周前,小伍夫妻俩以6.5万元的价格,将自己的亲生儿子卖至广西。经中介牵线,小伍得知这名新“买家”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时,主动提出把卖出去的孩子要回来,再次转卖。

          这名高价“买家”是上官正义,他以该身份斡旋在中介和买、卖双方之间,目的是掌握这起“网络贩婴案”交易事实。“目前,拐、骗类的贩卖儿童案件已较为鲜见,取而代之的是网络贩婴,亲生父母卖掉自己的孩子。”上官正义说。

          在14年的打拐生涯中,上官正义扮演着各类角色,潜伏在贩婴圈内。打拐最初,解救被拐儿童是他工作的重心,随着了解的深入,他发现涉拐儿童被解救时都已更名换姓,身份被“洗白”,他转而关注涉拐儿童如何被“洗白”身份。

          不管是传统意义上的拐卖儿童,如孙卓、申聪被人贩子骗走、偷走,还是目前新型的“网络贩婴”,买家最终都难以绕开一个问题:落户。自2014年发现出生医学证明黑市至今7年时间里,上官正义通过一起起涉拐案件的深入调查,发现了“做假的亲子鉴定”“报假警”等5种“洗白”被拐儿童身份的方式。

          12月15日,上官正义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因为有获利空间,且存在一定的需求,买、卖儿童的情况一直存在,很难完全杜绝。买家最终绕不开的就是“落户”问题,希望相关部门在打击拐卖儿童、网络贩婴行为的同时,能够及时完善制度、加强监管,堵住“落户”漏洞,以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。

          2021年12月,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浙江调查一起网络贩婴案件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        新京报:孙卓被拐案,据官方披露,2007年,孙卓被落户在黑龙江北安市,更名为国某,是有关人员使用违规办理的出生医学证明、村委会证明等材料,完成落户的。使用违规办理的出生医学证明为被拐儿童落户,这类情况你接触过吗?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买家为被拐儿童“洗白”身份的几种方式中,我最早发现的就是利用出生医学证明落户。发现这个问题,就是在跟孙卓的父亲孙海洋一起寻子时。当时是2014年,我们发现福建长汀县一个村子中,有8名身份不明的孩子被使用出生医学证明“洗白”身份。最终经过调查发现,出生证来自广东一家卫生院,工作人员以每张数千元的价格,对外售卖。

          包括最近被关注的,河南省商丘市妇幼保健院丢失4885份出生医学证明一事,其背后也涉及买卖问题。这些丢失的出生证部分流入了黑市,成为“洗白”来历不明儿童身份的工具。

          出生证是证明新生儿身份的重要凭证,有了它,被拐儿童很容易就被“洗白”身份,重新上户。在几年前,这一类的案例频发,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,目前这种情况已经比较少了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做假的亲子鉴定、报假警、买户口、套用身份证住院办出生医学证明。做假的亲子鉴定、报假警是最近两年才关注到的,新京报对此也报道过。套证住院办出生证,是中介与一些医院的员工勾结,让产妇使用买家的身份证住院,最终就会办出写有买家名字的出生证。

          2021年9月,湖北省建始县,一男子通过报假警的方式,获取警方开具的“捡拾证明”,最终通过民政局办出领养证,为买来的孩子洗白身份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都是通过一个个真实发生的案例了解的。我2007年刚开始打拐的时候,只是解救被拐儿童,确认孩子是被拐来的之后,报警交由警方处理,我基本就不管了。后来意识到,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,一个个去解救不是办法,而且发现这些被拐的孩子身份都被“洗白”了。我就在想,他们是怎么被洗白的?能不能通过堵住他们“洗白”的方式,去打击拐卖儿童的行为?

          打拐的方向也就从“解救被拐儿童”转移到了“调查他们落户方式”上。也因此,跟一条线索的时间拉长了很多。比如,报假警落户这一方式,从买家刚买来孩子我就开始跟他聊天,我知道他的孩子是买来的,最终总要面临落户的问题。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我通过各种办法取得了对方的信任,最终对方才愿意见面,并把落户采取的方式以及相关的证据给了我。

          掌握了被拐儿童“洗白”落户的方式,搞明白问题出在哪,如果能从源头上堵住这个“漏洞”,我想至少能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要斩断贩婴链条,监管部门打击的同时也需要查漏补缺,完善相应的制度,加强监管。比如,做假的亲子鉴定落户、套用身份证住院办出生证等方式,经媒体报道后,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。

          今年9月27日,国务院印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21—2030年)》就明确提到,要加大对出卖亲生子女犯罪的预防和打击力度,完善孕产妇就医、生产身份核实机制,完善亲子鉴定意见书和出生医学证明开具制度。

          但前一段时间,我又发现有买家通过“报假警”的方式为拐来的孩子落户,而且不止一起。目前,我也在通过各种渠道呼吁,相关部门能完善相关制度,避免类似情况发生。

          2020年9月,广州一名司法黄牛收取高额费用,把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,做出“亲生关系”的鉴定报告,导致被拐儿童被“洗白”身份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通过偷、拐、骗等“传统”方式拐卖儿童的情况少了,因为风险高,而且打击力度很大。取而代之的是“网络贩婴”,虽然是经过亲生父母同意卖出的,其实也属于拐卖儿童犯罪。

          我接触过很多案例,在外打工的未婚女孩怀孕后,不敢让父母知道,偷偷生下孩子后或者在孩子未出生之前,就在网上“送养”;另一方面,婚后无法生育的夫妻,通过在福利院难以领养到健康的儿童,萌生了在网上“购买”的念头。因为有利可图,中介滋生,通过网络招揽买家、卖家,促成双方交易,收取高额的中介费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其实“网络贩婴”门槛很低,中介里夹杂着各类人,其中有代孕中介,也有买过孩子的人。我接触过一个案例,一名陕西女子在自己买了一个女婴后,便做起了中介。她可能是进入了某个送养群,掌握了一些卖家的信息,便从中介绍,收取高额的中介费。

          有的中介是两头骗。跟卖家说,是自己的亲戚要孩子;转头又跟买家说,卖家是自己的亲戚,以此迷惑买卖双方,不让买卖者认为他是人贩子。

          2021年11月,陕西一名贩婴中介在微信群内发布婴儿性别、价格等信息,等待买家联系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最多的时候,我同时在几十个贩婴群里卧底。多是以买家的身份,后来我又冒充起“能办出生证的人”。

          通过买家的身份,在聊天中,中介会给我介绍之前成功的案例,甚至把买家落户的方式,办的出生证发给我。我也会不断询问他们的动向,一般会选择在他们交易过程中报警,由警方一举抓获。如果前期不掌握相关证据的话,会给公安机关后续办案带来被动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打掉的很多,但我没有统计。印象比较深的是,2018年,湖南益阳的一起网络贩婴案。这个线索也是跟了很长时间,当时一位网名叫“可乐”的女子,在不同的送养群内,发布送养信息,并私加一些有意愿领养的人,拉拢到自己的QQ群内,进群还需缴纳500元的认证费。

          掌握了一些基本线索后,我在湖南见到了“可乐”,发现这是名90后女孩,不仅卖婴儿,还通过与医院内部人员勾结,让产妇套证住院,协助买家办理出生医学证明,提供“一条龙”服务。最后,我们在医院见到产妇和婴儿后报警,警方最终抓获了45人,解救15名被拐婴儿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现实案例中,确实有很多孩子被解救后发现,他们都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“送养”的,但不管以何种行为,所谓的“送养”及变相“送养”就是买卖婴儿的犯罪行为。我们打击的是买卖这种行为,以及洗白孩子身份这种落户手段,如果不打击,可能会影响很多人走向违法犯罪的这一步。

          2018年,上官正义协助警方打掉的一个“网络贩婴”团伙,该团伙在QQ群公告中宣称,每天大概有3位送妈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媒体在打拐、寻子方面,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那些寻找孩子的父母,需要被更多人看到,新闻的传播,能为他们带来新的机会。从情感上,对他们也是一种抚慰,让他们觉得“有人在关注我”。

          我后来关注被拐儿童“洗白”身份的问题,通过媒体报道,引起大众的关注,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可以更好地查漏补缺。另外,我也会收到更多类似的线索,通过对这些线索的再深入,去找到问题所在,推动问题的解决,我觉得是好事。

          上官正义:我2003年从部队退伍后,到广州打工,就参与义务反扒等公益活动,直到2007年偶然的机会发现有人利用涉拐儿童牟利开始关注打拐,发现了问题就去做。

          以后我还是会坚持下去,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打击拐卖儿童犯罪,需要大家共同努力。

          <tbody id='hoddp09k'></tbody>

            <small id='v9m12jfj'></small><noframes id='mogam080'>

          1. <i id='ejj6g6ri'><tr id='sjzvjyfl'><dt id='2azu8at1'><q id='cxj42r84'><span id='5b8k9hz9'><b id='kyf7f5wt'><form id='sgmqsuim'><ins id='xwpighlc'></ins><ul id='n0uj1v8w'></ul><sub id='6t177f1k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3ffgp9bl'></legend><bdo id='hcfot09j'><pre id='brhubnmh'><center id='qbf798vu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0rqbvb4a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0avsl5g4'><tfoot id='rb0nrf8g'></tfoot><dl id='9yje2wyb'><fieldset id='s0vk2bhk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  <tfoot id='0g3lkny9'></tfoot>
              • <bdo id='cqa4nq70'></bdo><ul id='okbf9u81'></ul>

  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'c5er024c'><style id='j0zpqhgl'><dir id='yzki2vb1'><q id='gol2ion6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提供类似案例的温馨提示
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类似的案件类似的处理

  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    1. <i id='0f7j9pm2'><tr id='9d2q9p2j'><dt id='fravwe11'><q id='e7vb3tpo'><span id='7pbmedr2'><b id='zlkuu8v0'><form id='nqb4lrxj'><ins id='c8dchuvx'></ins><ul id='20p1blef'></ul><sub id='tqdcw9nl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sjw35mkg'></legend><bdo id='00gpqxu5'><pre id='4n8jp87p'><center id='gsvanzt6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c6c8u1ar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jyut7n2b'><tfoot id='kjoqwil5'></tfoot><dl id='cgs728ue'><fieldset id='mpzuy2wq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'yn4cpmqh'><style id='s2qpj361'><dir id='dn1plno3'><q id='vpboqx0j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'9jxka6i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30wye2j'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foot id='dt1r9ohc'></tfoo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'nkam3enq'></bdo><ul id='5mmmj6b7'></u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3899999999